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平凡往事1的博客  
道不远人  
        http://blog2.cm.w3softwares.com/u/211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感谢,在小说[婚事]出版的日子里! 2013-05-16 07:44:59

今天对我的写作生涯而言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因为我的小说[教授女儿的婚事]在美国正式出版了,虽然它并非是我写作的目的。


写点东西是我从小的愿望,但真正在电脑上开始写作却纯属偶然。而我能持之以恒的坚持写作到今天,却与广大读者和网友们的支持和鼓励分不开,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今天这点小小的进步。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业余写手,一惯秉承"我写着玩,大家看着玩"的原则。在写作中反省自己,娱乐自己,体会人生,仅此而已。毫不夸张的说,网络是我成长的摇篮和精神花园,在这里我不但写的顺风而呼,还结交了许多朋友,更使我彻底摆脱了国外寂寞,孤独和被动的生活方式。


虽然出版东西并不是我写作的初衷和目的,我却不能脱俗,和许多喜欢写点东西的人一样,殊途同归的踏上贼船。这里有潜意识的纵容而更主要的原因是由于广大读者们的推波助澜和无私奉献,才让我有了一个提升自己的平台和机会,他们并为此付出了太多太多。可以说没有他们,我写点东西的理想恐怕还只会停留在偶尔闪过大脑的一个念想,一种下意识。


至从我迈进网络的大门,就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赖在那里不愿意出来了,而且一直把它当成精神上的家园。在此我认识了许多朋友,他们就一直都是我的良师益友,如果说网络是我写作生涯的摇篮,梦开始的地方,广大读者和网友们的友爱和支持就是我文字形成所必不可少的骨胳和肌肉。没有他们,我的精神世界还将是一片白色恐怖,虽说经历和学习是写作的基础。

感谢网管和广大网友朋友们!




已经定购该小说的读者们可以很快就收到此书。喜欢和没有预定的读者们也可以直接网构。再次感谢大家!下面网站点开即可:

http://bookstore.xlibris.com/Products/SKU-0132401049/Cost-of-Love.aspx





浏览(438) (0) 评论(6)
发表评论
教授女儿的婚事 (52) 性本自然(18+慎入) 2013-02-17 12:39:11





此文属于虚构!



题记 :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异国的天空下挣扎过,迷茫过,失去过,更收获了的人们。也以此文激励那些正在挣扎和奋斗的人们。让我们共勉!


喝火令 两首:

(一) 思心 

雪白灯如旧,车稀辄未深。恨生窗上乱人心。忍顾十载魂绕,来去空追寻。
昨夜梦又见,惹泪湿衣襟。相思怨起最难禁。执手可期,执手共浮沉。执手水中弄月,碎影是潮音。

(二)原点 


风皱秋湖小,帆影数点光。水云相望断人肠。此恨顺延今古,让地老天荒。
志向飘泊处,情痴恨未央。晚晴无语对斜阳。历尽浮华,历尽梦魇长。历尽万山千水,始悔少年狂。


单亲妈妈的周末,是比平时更紧张的工作日。就算想睡个懒觉都不行。生物钟刻板地把洁从睡梦中唤醒,等她的意识稍微清楚些,就仿佛看见积攒了数日的大宗家务,比如成堆的脏衣服,还有零乱的房间等,早已候在那里。

洁一起来就忙上了。人就怕眼里有活,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下周一是杰西卡六岁的生日,她和康都得上班,所以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提前一天,也就是周日在洁家给女儿庆生。因为洁要去中国城的超市里买东西,康就自报奋勇的提出由他带杰西卡去西郊的植物园玩。

吃过早餐,收拾好房间,衣服全扔洗衣机里洗着,康和杰西卡也走了。洁这才简单洗洗脸,换了套休闲的衣服,向步行要二十分钟的中国城的超市走去。

可能是周末的关系,超市里的人虽然不算少,却是清一色的黄面孔。洁在狭窄拥挤的货架间侧身穿行,满眼都是来自中国台湾和香港的货品,到处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让她觉得异常温馨和亲切。洁特意买了磅去皮的鲜虾和一扎韭菜。心里盘算着给杰西卡包点她最喜欢吃的三鲜馅饺子冻起来,等孩子生日那天吃。

洁正准备去付款,一抬头,猛地看到不远处一个低着头的人,熟悉的轮廓让她来不及细想,心已抑制不住地狂跳起来。。。怎么会是。。。

她正不知所措,那人正好也抬起了头,和洁的目光碰了个正着。两个人像同时被雷电击中,都一愣,僵在了原地。

“洁!是你。”还是吴先开了口。

“怎么你也。。。”洁回过神来,心仍怦怦直跳,她慌乱地嗫嚅着,极力想掩饰内心的激动。

“你,好吗?”

吴很快恢复了平静,走过来镇定自若地问。还是那种关切的陈恳语调,还是那种熟悉的有点特别的嗓音,穿透洁的耳膜,直达了她的心房。洁那原有些麻木的心再次被这期待已久的感动激活了,一时间千言万语涌到嘴边,可她一句话说不出来。她低下头,仿佛在费力地思索,实则是稍稍平复一下心情,给自己一些勇气,然后才换了个人似的抬起头望着吴说:

“你为什么不。。。?”

可是后一半话还是被洁吞了回去。她原想责问吴为什么不来找她,又为什么不回打给他的电话,就算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接到电话,那么电话中的留言呢?你不可能听不到。就算这些都错过了,这几年,你要是真有心,也可以随时来找到我,但是你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

这些问题,像一本帐,完整地记录着洁被困扰了整整四年的心路,此刻,那个系铃人就在眼前了,它们却像一堆乱麻堵在洁的胸口,竟让她无从开口。洁也曾无数次试图找出答案,但关心则乱,她给出的往往是她最担心害怕的结果,那就是吴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爱自己了。这让她几乎绝望,本能地排斥任何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人有时不如糊涂些,反倒能尚存一丝侥幸的希望。

虽然直至此时此刻,洁清楚意识到自己仍然一如既往爱着吴。她对他的爱,并没有因为岁月和人事的变更和交替而有丝毫的改变。而且即使是在他们彼此分隔相对远离的所有日子里,他一直是她情感的唯一寄托,洁把她的爱和那些缠绵悱恻的时光都珍藏在内心深处。这四年来,每当夜深人静,身心极度空虚寂寞时,因为这些绕避不开的问题的存在,洁有一天突然发现,在通往那个神秘地方的路上,好像多出一扇无形的大门,让她的思想就此止步,徘徊于外。她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可以自由躲进曾带给她无限期待,感动和遐想的伊甸园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扇门越来越厚,越来越难于逾越。


吴似乎对洁的心思了然于胸,他略微沉默了一下,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用低沉却不容置疑的语气看着洁说: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洁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答吴的,点头、说“好”还是根本什么都没讲。吴抢着帮她付了钱,两人手里提着袋子,一前一后,默默无语来到了停车场。吴还是象以前那样,帮她开车门,等她坐进去了自己才上车。

吴发动车子的轰然响声,让洁如梦初醒。没错,此刻,自己正确确实实坐在吴身边,坐在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身边。吴离她这么近,连他身上的气息,呼吸的速度都感觉得到。那种熟悉的皂角味,照旧让她心荡神驰,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当年吴去医院看她的情景。连她的脸上,也似乎又感觉到一阵凉风,那是吴每次从外面进来时,所挟带的。一切清晰如昨,却又恍如隔世。洁忽然意识到,吴就像风的魂,总是能于无形中不由分说裹挟了她,不论过去还是现在。而他的每次出现,也都象风那样不期而遇,却又自然而然。

吴的车子里还有一些烟草味,这是洁所陌生的。她忍不住转头看看吴。这才有机会看清吴的面容。他的五官依旧英俊,只是增添了些许沧桑感。比如在他的眼角、眉宇间,岁月的刻痕已清晰可见,她甚至瞥见他浓密的黑发间,隐隐闪跳出几丝霜染。洁的心里忽然一颤,直觉开始去描绘他所经历的生活艰辛,看来生活的磨难不仅是针对她一个人的,就连在她眼里神一样无所不能的吴也在所难免。

洁深深吁了一口气,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把自己的头斜靠在吴的臂膀上。但她忍住了,她怕影响他开车。可她的左手却情不自禁,又有些迟疑地想伸过去,握一握吴闲着的右手。此刻吴正两眼直视前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洁这些细小的动作,但就在洁的手指触摸到他的一瞬间,吴却心领神会地握住她的手,即而,他的食指和中指在洁的手臂和腕上开始温柔、徐缓地画起弧线来,洁顿时有如触电一般,酥麻传遍了全身,瞬间整个精神也随之瘫软下来。那一刻,她几乎是屏住呼吸,将全部的知觉都凝聚到了手上。吴的手还是这么温暖,性感。就是这只曾带给她无限欢娱的男人的手,此刻又奇迹般地把洁身上藏匿很久的荷尔蒙都调动起来。使之复活的欲望排山倒海般涌来,将她那份淑女般坚守的堤坝点点冲垮。

洁在心里感叹着,这真是非常奇妙,每次跟吴在一起时,她都会情不自禁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理智的大门无论如何也无法克制激情势不可挡的侵入,而真实的人性又不可违逆地总能让她的矜持奴隶般臣服于自然。。。。。

这又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奇妙,虽然都是男人,洁在康身上就激发不出任何欲望,而只要挨近吴,她就会即刻变作一只发情的母猫。每每这时,理智就像那溜号的士兵,让哨卫成了透明的摆设,剩下的只有那些原始和自然的放纵。。。。

两人一起来到停在码头上的一个游艇旁。吴熟练地打开锁,架好悬梯扶洁上去,自己则把缆绳解下来系成八字结固定在船头上,然后自己才一跃上了游艇。吴让洁把东西先放在船舱的冰箱里,洁顺着扶梯下到底下才发现这是一个有着两个独立卧室,卫生间,冰箱,厨具等设施,上下两层的豪华游艇。

等洁从底舱爬上来时,吴已经发动马达,游艇开始徐徐沿着码头驶向密植根湖的深处。

“这游艇是你买的?”

“租的,五年期,今年底就到期了。”吴的语气中有些隐约的无奈和悲凉。

洁走到吴身边,坐下来,长发不时的被风扯成一条直线。她眯缝着双眼,看着码头渐渐地变小,浪花翻滚着沿着船尾拖起两条并行,却又若即若离的长长水道。不禁悲由心生:我和吴之间不会也一辈子都如此吧? 想到此,泪水又在她眼窝中打转。

“我背包里有防晒油和遮阳帽,你拿出来用吧。”吴关心地对洁说。

“不了,这样很好。”

“你帮忙把这些东西拿到底下去吧,都是些熟食。对了,小心点,别摔倒了。”

洁顺从地把吴脚底下的几袋东西,拿到舱底。吴说什么她都能心甘情愿地去照着做,即便让她做他的奴隶也在所不辞。这就是像洁这样的女人献给她心爱的男人的最高礼遇。

太阳从云缝中钻了出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洁看着她的爱人像一樽神一样伫立在风中,坚毅的脸被阳光镀上一层光彩,浑身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成熟男人才有的魅力。

“要不要过来试一试?”

“好啊。”

吴把比汽车方向盘至少大一倍的轮舵交给洁,然后去舱底拿出两听啤酒,放在洁脚下一听,自己打开一听喝起来。

“感觉怎么样? “
“很兴奋。”
“要么休息一下?”
“没人驾驶可以吗?”
“我来。”吴把啤酒递给洁,自己把锚抛了。然后坐在洁旁边说:

“前几天遇到刘姐,她说你离了,是真的吗?”
“嗯。” 洁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

吴伸手捋了下洁散落在额头上的刘海,随后用他结实的臂膀把她拥入怀中,便沉默起来。洁闭着双眼幸福地享受着阳光和爱人带给她的温暖和盘旋在头顶上的海鸥的歌唱。
 
“你抽烟了?”
“找个伴而已。”
“你没找女朋友?”
“你说呢?”

听吴这么一说,洁被乌云密布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她猛地张开双臂紧紧环抱住吴。吴也开始俯下身来亲吻她,手中的啤酒罐无声地掉在甲板上,欢快的涌出汩汩的泡沫,像是在给两个历尽磨难,终于再次走到一起的人衷心的祝贺!


两人忘情地吻着,连天上突然飘来一大片乌云也浑然不觉。直到刷刷的雨水瞬间从云层中倾泄下来,水钻一样覆满他们的身子和头发,他们才赶紧一前一后地下到舱底。两人相视而笑,原来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


吴看着曲线毕露的洁,原先略显肥大的休闲装,此刻正紧贴在她身上,里面胸罩的轮廓依稀可见。吴拿过一条浴巾递给洁,说:


“擦一下吧,不然会着凉的。”
“我要你给我擦。”洁又变回了当年的娇嗔模样,嘴角含笑对吴说。

吴伸出手,轻轻脱下的她湿衣衫,仿佛揭开覆在名画上的一层轻纱,他感慨地说:“洁,你还是这么美!”

洁低下头,也帮吴脱掉湿透的汗衫,用撒娇的口吻来掩饰自己的羞涩:“你也脱了!”

当两人赤裸相向时,吴再也抑制不住席卷而来的欲望之火,猛地一把将洁抱起,放到床上。至此两个深深相爱着,却又不得不天各一方的有情人,嘴和身子缠绵到了一起。


吴在狂热和兴奋之中,脑子里突然跳出了一个让自己都吃惊不已,近乎荒唐的念头来:


“丫头,我们去外面大雨中做爱,你觉得怎样?”


洁迟疑了一下,多少有些难为情地说:“让人看见多。。。”

吴紧紧抱着洁,在洁的耳边笑着说:“那就让暴风雨见鬼去吧,我们在哪里都一样疯狂!”

在一场让风云变色,在大雨中洗礼过的灵肉之爱后,洁对

浏览(372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教授女儿的婚事(44) 一拍即合(18+慎入) 2013-01-30 22:00:44


此文属于虚构!

题记 :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异国的天空下挣扎过,迷茫过,失去过,更收获了的人们。也以此文激励那些正在挣扎和奋斗的人们。让我们共勉!



历尽辛劳频相顾,一朝运来花诱人。
随意最是家居院,慎行全因是客身




自女儿出生以来,洁还是第一次长时间离家,她实在不想去,可又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真可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洁人虽在芝加哥,却度日如年。白天她尚能集中精力学习新知识,但下课后她的精神世界里又会立即被思念女儿的情绪填满。满脑子都是小杰西卡,晚上回到宾馆后,她更是迫不及待打开视频,一边看着女儿,一边跟凡对话。这是她临行前千嘱咐万叮咛凡做的事情。而为了讨好洁,凡对洁的吩咐总是表现出极大的热忱和无条件顺的态度来。每当视频打开,她总是笑盈盈地,时尔摇着孩子的小手,时尔把孩子的脸凑近电脑,嘴里还不住安慰洁,让她尽管放心,在她出差的这段时间里小杰西卡不会有任何事情。而洁每每看到女儿天真无邪的样子时,就恨不得马上钻进电脑,顺着信号的波长回到女儿杰西卡的身边。

每当视频结束,杰西卡那粉红的小脸蛋瞬间消失的时候,洁就会若有所失,坐立不安起来。孩子虽然托付给了凡,但她总不放心,凡毕竟是没有做过母亲的人,又怎么会有母亲那种睡梦中都支楞着一只耳朵的本能?一整晚,小杰西卡通常要醒来好几次,不是尿片湿不舒服哭闹,就是饿了要喝奶。更别说有个头疼闹热之类的事情发生,她是否可以应付得了呢 ? 凡会不会睡得太沉,听不到孩子的响动,或听到了因为疲倦而起不来呢?

她时常会拿出钱包里与杰西卡的合影,看了又看,有时还会情不自禁地亲上一下,注视良久才收起来。没办法现在她也只能相信凡了,再就是用所谓用人不疑的话来安慰自己。本来家里还有康在,怎么说他也是女儿的亲爸爸,总会比旁人强点。可一想到康是怎样的人,她心里不但轻松不起来,反倒更堵得慌,忍不住心生怨恨,叹气不止。

何止是要叹气。如果洁知道千里之外的家里正发生的事,她不知该怎样反应呢。至从洁走后,康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翻身做主人的感觉。每天晚上下班回来,在门口迎接他的,不再是冷若冰霜,话里带刺的洁。而是怀里抱着孩子,满面春风的保姆凡。她不但专煮他爱吃的饭菜给他,还总是是用温柔口吻一声一个 “ 康哥 ” 的叫他,嗲嗲地求他 , 帮这帮那。。。

同样是帮着哄孩子,这会儿的康,一点也不觉着心烦,相反倒觉得像演电影一样的惬意。
孩子也似乎受了感染,或体会到他细微的变化,乖了许多。
一天,当两个人一起把孩子放在小床上,凡用手把小毛毯掖了掖,这才发现跟康头并着头,还不小心碰了一下胳膊肘。康下意识躲开,凡却莞尔一笑,大方地跟在康后面,两人蹑手蹑脚出来,轻轻带上门。
“ 康哥你早点休息吧。 ” 凡一边走一边对康笑着说。

“ 我看会儿新闻就睡,你也早点睡吧。 ”

“ 那我给你切点水果去。 ” 凡扭动着蜂腰肥臀进厨房去,不一会儿端了一盘切好的橙子出来。
“ 你也来吃点吧 ” 康招呼凡。凡虚情假意地摆摆手,说:
“ 不用了,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

她目不邪视地盯着屏幕,人却趁势在康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很自然地样子。身上的弥漫的香水味和曲线比露的体态,让康难免有些心猿意马。

“ 一块来看吧。 ”

康经过了跟虹的事,一眼就看出了凡的意思。他一点都不讨厌眼前这个女人,至少比洁温顺乖巧很多。而且凡善解人意,加上总是有意无意暴露在他面前的凸凹有致的身材,以及浑身散发出的女人气息和凡频频传递给他的种种暗示,都让他渐渐产生出一种出轨的欲望。这会又是在劳累一天之后,心情放松的时候。当凡坐过来时,他一只手臂很自然的横在凡的沙发靠背上,就像一块投石问路的石子。


其实康并不是因为缺少关爱而去寻找外遇,也不是因为情感危机而非得要去离婚,像他这种人既厌倦家庭又留恋家庭。而他之所以如此,都是不知如何自卫的自卫,仿佛是为生命最后的激越阶段去背水一战。话又说回来了,康婚前一直暗恋洁,如果洁不嫁给他,他也不会幸福,更会抱憾终身和耿耿于怀一辈子。因为他的初恋是在洁身上播下种子和成熟的,如果说这是生活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也是真实的谎言。

 
凡虽然对又康的用意心领神会,却只是浅浅一笑,翘了翘眉梢,装出一付天真和不知情的样子。即而她从果盘里捏起一瓣橙子,把皮剥离,伸到康面前,说 :

“ 康哥,给你吃,不酸,很甜。 ”

康看了看凡,把她的手臂一把拉过来,一口把果肉咬进口里,凡咯咯笑起来。。。

并顺势倒在康的怀里。顺理成章的,两个各怀鬼胎,却又心知肚明的人,这晚上就从沙发一路到了凡的床上,缠绵不休,凡很会做那事,为了讨好康,更是使出浑身解数,上下招呼,不歉其脏,不怕低贱。康从来没这样做过,跟虹之间还有礼义廉耻,毕竟是两个博士,多少有些羞耻之心。但凡做爱时却没有任何底线,怎么能让康乐,她就这怎么来。尤其是嘴上的工夫,简直可以说让康飘飘欲仙,浑身战栗不禁,同时又让他感到无比的荣耀。如果不是小杰西卡隔三差五的惊扰他们,还真让两个苟且之人有些乐不思蜀。

由于婚后性生活得不到满足,让康的感情几乎枯竭,性格也由此变得刁钻和自私,对时时让他感到窒息的婚姻生活产生了一种厌倦情绪。然而他和虹之间的出轨,让他尽情享受到了一种最原始、充满激情、彻底的性生活。这与和洁做爱时洁表现出来的麻木不仁和一付任人宰割的被动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也使得康后来发展成为一个即渴望女人又害怕女人,因此性几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内容的人。
 

凡心里很得意,自己自从给那个美国瘪三骗来,真可谓尝尽了生活的艰辛,受尽了人格的屈辱,她心里憋着一口恶气,却无从宣泄。只能让自己忍耐,卧薪尝胆,等待正式绿卡一到手,就将所谓的洋人老公甩掉,然后开始寻找新的生活出路。


不过,在美国呆得时间越长,她就越心灰意冷。像她这样既没关系又没专业的人,连找工作都不容易,更别说有现成,轻松又多金的工作等在那里。所以想来想去,唯一改变境遇的机会,仍然是 “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 。也是命运的安排,让她遇到康这家人。

凡是那种见过世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女人,刚来洁家做保母不久就已经对女主人和男主人间风雨飘摇的婚姻关系心知肚明,也慢慢把年轻有为的男主人作为猎取的目标。虽说康相貌算不得帅气,可外表又不能当饭吃,总比那些七老八十,大腹便便的糟老头子强得百倍。她一直在默默地等待时机,洁一离开,直觉就告诉她机会来了。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她虽然处心积虑了这么长时间,想要让康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但碍于洁在,而洁又是有一种威严,让人不由又敬又畏。可今天,她终于象个落架已久的凤凰,要振翅高飞,去抓住那个期待已久的梧桐枝了。


康呢,虽然在利益方面很会算计,但他不知道他这样的人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好色,性不但让他生理畅快,更让他满足了征服欲。而且越是春风得意就越是如此,爬得越高就越变本加厉,得蜀望陇 。



-----------------------------------------------------------------------------

[送给你]



你的要求很少

就像你做人喜欢低调

我怎么都不能拒绝

送你一首小诗的请求

这到不全是因为它垂手可得

还有我对承诺的敬畏



我厌恶权贵和金钱

却喜欢那些可以娓娓道来的日子

如你带刺的枝干

虽防得住君子

小人依旧每每得逞

还有你那娇蕊花蕾

总被鸠占鹊巢



我在月光下走近你时

就被扑鼻而来的馨香陶醉

露水臃肿了你娇艳的芬芳

我只能怜惜的默默祷告

好不使你明天的绽放

被不合时宜的秋风虐待



当我悄然离去

你已是种在我心中的蔷薇

无论风吹雨打

无论春夏秋冬

一如既往的

荣耀着我生命里的灿烂



-----------未完待续

ShanShan33 评论于:2013-01-27 06:28:25 [回复评论] 删除 
平凡早!
我其实还是挺可怜康的。不过是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不过是他想要一份他自以为梦想中的生活就开始了他错错错的人生。他本可以和千千万万个康一样有一份平实富足安康的生活,以他的聪颖和他的勤奋顽强在他的领域建立他的帝国赢来四方仰慕的目光。然而他偏偏遇上了洁,偏偏就被洁的父亲看中,偏偏洁就卷入了一场暗恋,偏偏就赌气地选择了他。在这之前他没什么错,他不能选择他的出身,他可以靠勤奋来改变他的命运,他的内心的扭曲是由他的内心渴望,他的成长和遭遇造成的,尽管不为很多人接受和认同,但他这样的人占当今社会的一部分,他们有存在的自由和权力。
浏览(199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